原标题:为小孩们创造更好的成长环境“青少

来源:www.yaxuan2010.com       编辑:百科
2021-06-28 15:30

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不能为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为年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时,应当对其身份信息进行认证,并征得其爸爸妈妈或者其他监护人赞同。

网友和家长都表示青少年模式防沉迷成效不佳,那样这种模式到底是怎么样运作的?大家可以通过专家实验来看看。

国家新闻出版署此前印发《关于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游的公告》,提出关于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游的工作事情和具体安排。

防沉迷模式有效吗? 技术专家做实验

2019年3月,由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牵头,主要短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试点上线“青少年防沉迷系统”,该系统会在用时段、时长、功能和浏览内容等方面对未成年人的上网行为进行规范。截至2020年十月,已有53家互联网视频和直播平台上线了“青少年模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进步策略研究院研究员 田丰:在家长方面,必须要对家长进行科普式的教育,让家长知晓“青少年模式”的存在,同时应该尽快将互联网素养教育落实到学校的课程当中,由于从现在来看,真的可以达成对青少年普及性的互联网安全教育和互联网素养教育只有在学校,特别是针对一些留守儿童、流动儿童。

日前,天津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块案件。未成年人小刘初中二年级辍学在家,爸爸妈妈让他在自己家里开设的蔬菜批发摊位负责收钱,忙于生计,爸爸妈妈极少过问小孩的状况,小刘沉迷于互联网直播平台没办法自拔,70天的时间,将爸爸妈妈的158万积蓄全部打赏给一名网红主播。小刘一家把直播平台告上法庭,最后,经法院调解,直播平台全额返还158万元。

  未成年人互联网巨额打赏 案件频发

依据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的需要,各地也陆续颁布了禁止手机进入课堂的具体规定。专家表示,保护未成年人健康上网,需要家长、学校的一同努力。

央视网消息: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将于6月1日正式实行,其中就增设了互联网保护专章,从立法的角度为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保护。小孩沉迷互联网是让不少家长忧心的事儿,不少视频、直播、游戏等互联网平台正加快升级青少年防沉迷系统,优化“青少年模式”,成效到底如何?

如何让“青少年模式”更有吸引力?怎么样让更多的小孩可以想同意“青少年模式”?专家呼吁要把未成年人的利益和保护放在前面。

对于青少年保护模式的有效性,大伙怎么看不一。晚间新闻联合央视新闻微博发起的在线投票中,有超越1.7万名网友觉得“青少年模式”没用,觉得“青少年模式”有用的网友仅占15%。有人留言表示:“有些是强制性的,但未成年人却用大人的身份证登录了,它依然和没设置毫无不同。”“ 青少年模式尽管看着约束住了未成年人,可新一代们的“见招拆招”更是需要开发者们来好好应对。”“依据实名制信息直接变更模式或者有点用。”

怎么样给小孩们提供行之有效的互联网保护?从加大立法到落实监管,还需要各方努力,多管齐下为未成年人打造一个清朗的互联网空间。

中国电子技术指标化研究院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 孙淑娴:第一大家看一下它正常模式下,闪光点、关注和发现,还有一些附近、好声音这部分大家都可以看到。然后大家切换到青少年模式,输入密码看一下,是完全相同的内容,完全没改动,“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

有家长担忧小孩玩游戏上瘾,视力正在紧急降低;也有家长担忧不让小孩接触互联网,他们可能会与这个智能互联的世界脱节。与此同时,很多家长都注意到了各大互联网平台陆续推出的未成年人模式、防沉迷模式。当大家打开常见的一些应用程序时,都会弹出如此一个提示,监护人可以通过设置监护密码开启相应的保护模式,它们从某种程度上为家长提供了监管工具。

中国电子技术指标化研究院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 孙淑娴:大家看一下这款App,内容功能是比较单一的“青少年模式”。大家划到最后,它非常快就到底了,说明它的视频资源库是相当少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副校长 林维:要把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要把未成年人保护的这种优先性要体现出来,但这部分青少年保护模式本身的严格性其实还是都存在一些问题,包括青少年身份的辨别,它怎么样精准到个人,怎么样精准到智能终端的用户就是一个青少年,它需要作出种种的辨别。

通过立法倒逼青少年模式真的起用途,值得期待。但在给小孩们建起一道网络大坝的同时,也该考虑为何大家的小孩这么不能离开手机。放学后上不完的辅导班、家长没时间伴随、没其它更好的娱乐项目,甚至没地方供小孩们玩儿,等等,都是缘由。这是一个比所谓的青少年模式更大的问题,是家长、学校和社会到底能给小孩提供一个哪种教育和成长环境的问题。光明多一点,阴影就会少一点。假如老师们的课堂足够有吸引力,小孩们放学了都能尽情地运动,家长们还有足够的时间伴随小孩,他们又哪有空闲沉迷互联网?

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自2021年5月起至2022年12月,在全国检察机关拓展专项行动。对于“儿童、青少年模式”流于形式问题,将加强对互联网平台企业的监管力度,促进提升对青少年用户的辨别精准度。

据《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网络运用报告(2020)》显示,未成年人的网络普及率已达99.2%,10岁及以下开始接触网络的人数比率达到78%,初次触网的主要年龄段集中在6~10岁。这部分小孩成长于互联网环境,有些甚至还没有掌握认字,就先掌握了上网。

针对互联网保护 修订后增加健全哪些规定

部分“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或内容单一

类似的案例还有不少。当下网络已经成为未成年人获得信息、认识世界和休闲娱乐的要紧渠道,然而互联网内容参差不齐、泥沙俱下,又比较容易对心智尚未完善且自控能力较弱的未成年人导致侵害。类似“16岁女生打赏网红主播,55万家当挥霍一空”“熊小孩打赏网红主播12万,爸爸妈妈报警求助”这种事情屡屡发生。

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手机是未成年人主要用的上网设施。在受访的未成年人群体中,63.6%的未成年人有自己可以上网的手机。除去手机、平板电脑等终端设施,智能手表、早教机等也将未成年人的生活与互联网紧密连接。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副校长 林维:这次《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明确把16岁作为一个界线,这个其实跟大家其它的民事法律的规定是大体吻合的。

天津:未成年人70天将158万打赏网红

在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比如针对互联网直播引发的问题,第七十六条规定:

“青少年模式”在很多平台推出已经两年多了,这部分模式在实质的用过程中是不是行之有效,还是说形同虚设?互联网打赏案件的一再发生是不是意味着青少年模式还有漏洞,仍需改进呢?

【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53家视频及直播平台上线“青少年模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进步策略研究院研究员 田丰:需要要根据青少年不同进步阶段的需要、兴趣打造不一样的内容池,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才可以真的达到成效。那样打造内容池其实需要有一个尤为重要的环节,就是如何让家长、小孩和企业一同来拓展内容池的内容。

此外,技术职员指出,部分软件开发的“青少年模式”十分敷衍和刻板,打开后,内容池内仅剩下少量视频,或者软件功能几乎全部被禁用。

原标题:为小孩们创造更好的成长环境 “青少年模式” 要真保护不要走形式

有关部门也在加快“出手”。今年3月,针对未成年人打赏和做网红主播,最高人民法院明确:未成年人未经其监护人赞同进行直播打赏的成本,监护人请求互联网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国电子技术指标化研究院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 刘昊鑫: (这款APP)它是有一个家长监护模式,需要大家先设置一个密码,然后当大家取消的时候,它的密码是依旧还存在的,直接点击提交,无需输入密码就可以直接关闭这个家长监护模式。

【央视短评】为小孩们创造更好的成长环境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 佟丽华:七十四条提出,互联网商品和服务提供者不能向未成年人提供诱导其沉迷互联网的商品和服务。包括大家原来讲的特别是网游,当然《未成年人保护法》也包括了互联网的直播、互联网的视频、社交等。

广告位810*200
相关阅读